懿字取名字有什么寓意,懿字取名含义?

懿字取名字有什么寓意,懿字取名含义?

我进宫那年,只有十四岁。

宫里的人都说,我像极了早逝的懿贵妃。

这宫里,谁不知道懿贵妃是皇上心尖尖上的白月光。

我家门楣不高,若按照家室,我只能被封个更衣的位份。但是,我就凭着这一张和懿贵妃相似的脸,被册为了美人,赐了宜字作封号,居钟粹宫

懿贵妃名唤林薏,是皇后的庶妹,是丞相的庶女。

皇后本与还是太子的陛下定有婚约,皇上看上了身为庶女的林薏姑娘,求来了圣旨,纳了林薏为侧妃,登基时又不顾太后的阻拦,册了林薏为贵妃,赐封号为懿。

后来没过多久,懿贵妃因病去世。

听说宫里的宫妃,多多少少像一点懿贵妃,而我是最像的那一个。

钟粹宫里就我一人,住昭鸾殿。

人人皆道我好福气,刚入宫便获得如此恩宠。可也只有我知道,帝王的真心,值不了几个钱。

入宫本就非我本意,但若能助我扶摇直上,成为贵妃的替身又何妨。

1

我叫秦昭,我爹是七品武将。

本来送我入宫,只是充数的,毕竟我也只有十四岁。

谁成想到,我竟一举被皇上选中,封了美人。

入宫前,我娘抱着我,再三叮嘱:深宫吃人,真心在宫里,值不得几个钱。

但阿娘还要我记得,不要失去本心。

我入宫没几天,未曾出过钟粹宫的门,除了我宫里的人,其余的只听闻这次选秀,进来了一个和懿贵妃相似的美人,皆未见过我。

进宫三天,是合宫进见的日子。

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我位份不高,只得坐在凤仪宫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把玩着手指。

凤仪宫里熏香的味道有些呛鼻。

「哪位是宜美人啊?」蓦然听见皇后娘娘唤我,我站起身来。

「妾身宜美人秦氏。」我站起身来,行了个礼。

「宜美人今年芳龄几何?」皇后问道。

「妾身还有三月,就满十五了。」我行了个礼,毕恭毕敬地回答。

「宜美人年幼,尚且在宫里养上几日吧。」说话的人,是淑妃

淑妃李氏,乃将军嫡女。在皇上尚未登基的时候就嫁入东宫,封了侧妃,登基后又封了淑妃的位份。

说的好听点,是先在宫里养养,说的不好听点,就是撤了绿头牌

新人被撤了绿头牌,很难再被皇帝再想起来了。

「是,妾身谢过淑妃娘娘。」我蹲下身乖巧行礼。

凤仪宫再次热闹起来,一道炽热的目光盯着我看,顺着那道目光看去,是贤妃

贤妃也是跟在皇帝身边的老人了,她这样看着我,无非是因为我的脸。

当我看过去的时候,贤妃收回了目光。

坐在钟粹宫里,看着镜前的我,子稚抱怨到「主儿如今刚入宫,淑妃娘娘怎这样待主儿。」

子稚和我一同长大,是我从府里带进宫里来的。

我抚摸着脸,「她不是恨我,是恨我这张脸罢了。」

子稚张了张嘴,还想说些什么。

我抬抬手,「韬光养晦也好。子稚我们终究要在这深宫里活下去,不是吗。」

深宫吃人,我时刻记着这个道理。

2

我们这一批人里,最先侍寝的是江才人。

最近的日子里,江才人风头正兴。

先是被皇上连续三天翻了绿头牌,又是财宝流水似的送到春禧宫,江才人一时间风光无限。

有人风头无限,自然也有人眼红。

「哟,江才人今日怎得来得如此迟?是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吗?」江才人跪在凤仪宫中间,开口嘲讽的是云妃

云妃是太后的亲侄女,也是皇帝的表妹,就算没有圣宠,也无人可撼动她的地位。

江才人跪在地上,柔柔一拜,「妾身不敢。」

听闻江才人来自江南水乡,倒真有几分江南美人的温婉。

不过听说,江才人的性子最像懿贵妃了。

这宫里除了几位老人,多少和懿贵妃有些相似。

江才人的性子,刘常在的眉眼,孙昭仪的手指,我的容貌,就连云妃都因脸上的痣与懿贵妃同样长在眉间,才破格纳入后宫。

唯有皇后,淑妃和贤妃,与懿贵妃没有相似的地方。

但她们三人,也被皇帝所忌惮,始终没有自己的孩子。

皇后宫中的焚香,淑妃手上的镯子,贤妃早年生了一场大病,坏了身子。这些都足矣使她们终身无法生育。

没过多久,我在宫里迎来了我的十五岁生辰。

在被撤掉绿头牌的这几个月里,未曾有人踏入钟粹宫,也未曾有人刁难过我。

我本以为这样安宁的日子可以维持下去的时候,有人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。

那日,子稚是被云妃身边的宫女丢进钟粹宫的。她说:「宜美人,身边的人可是要看好了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您心里应该清楚。」

我不明发生了什么,也先让宫女先把子稚扶下去。

子稚说,她去内务府领俸禄和炭火,内务府总管不仅把钟粹宫的炭火给了云妃那边,还嘲讽了钟粹宫一通,话里话外全是看不起。

子稚同内务府总管争辩了几句,恰巧被云妃身边的宫女听了去,把子稚不由分说地打了三十大板。

我暗中握紧拳头,指甲刺进肉里,仍旧笑着脸送走了云妃身边的宫女。

这件事不但没有过去,反而愈加严重。

子稚一身的伤,我让她暂且休息几日,身边的是掖廷派来的宫女子清。

那日子清刚将食盒中的饭端了上来,银簪试过后,簪头很快就变成了黑色。

「去太医院找太医来。」我看着变黑的簪子,心里一阵恐慌。

没过多久,子清带着一个年轻男子来了。

「主儿,太医院的人都不愿意接咱们钟粹宫的差事,还好许太医还愿意来。」子清面露难色。

许太医检查一番,回答说「饭里被人下了霜毒,若是食下,必会毙命。」

究竟是谁,要置我于死地。

我压下心底的疑惑,盯着许太医的眼睛:「众人皆不愿意来我这钟粹宫,许太医又为何来着一遭?」

「前太医令对下官有恩,而下官恰好和小主有一面之缘。报答小主,就是报答了大人。」许太医说。

这样说来,我倒感觉面前的许太医有些眼熟。

「敢问许太医尊姓大名?」我问道。

「许淮恩。」他回答到。

我点点头,许太医恭了恭,提着药箱离开了钟粹宫。

前太医令,是我的外祖父,许淮恩正是被我外祖父收养的孩子。

外祖父看他和他哥哥可怜,收为了弟子,教受他们医术。

后来,懿贵妃难产,皇帝将罪过全部算在了我祖父头上。

抄家入牢,没过多久就死在了牢里。

可是我知道,外祖父医术高明,又怎会因痨病死在牢里。

幸得我父亲官微,还有一部分钱,花了重金赎回了外祖父的尸首,又花了些钱,才使我家免遭一劫。

「主儿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」子清的声音微微颤抖,略带了一丝哭腔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安宁的日子久了,我都快忘记了我入宫的原因。

「去找几个风筝来。」我吩咐子清。

春光明媚的四月,恰好是放风筝的好时机。

我换了一身藕荷色的长裙,腰间系了一根碧绿色的带子,长发挽成两个髻。

拉着子清去御花园后面的假山放风筝。

御花园的假山后面种了一树树的杏花,那是懿贵妃最喜欢的杏花。

四月正是杏花开放的时节,我在赌,赌皇上会不会去假山后面。

万幸的是,我赌成功了。

3

我和子清第一次在御花园放风筝,就遇到了皇上。

「是何人站在山后?还不出来见过陛下」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。

我拉着子清从山后面出来,低下头请安,「妾身宜美人秦氏见过陛下。」

我盈盈跪在皇上面前,我有十足的把握,只要皇上见过我,便必不可能忘却。因为我这一身打扮,刚好是懿贵妃和皇上初见时的装扮。

「抬起头来。」我循声抬头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皇上。

大选那日,距离太远,尚未看清皇上的容貌,今日算是看了个清楚。面容俊朗,薄唇微抿。

「怎的未见过宜美人的绿头牌?」皇上问身边的李公公。

「回陛下,淑妃娘娘说,宜美人过于年幼,尚且不宜侍寝。」李公公哈了哈腰。

被皇上盯着脸颊微烫,我小声嘀咕了一句「妾身前些日子已经满十五岁了。」

皇上突然朗声笑道:「好,去跟敬事房的人说,把宜美人的绿头牌挂上。」

听闻此话,我在心里舒了一口气,这次我赌赢了。

宫里的日子从不太平,唯有宠爱与权势,能撑着过下去。

回到钟粹宫里。没过多久,敬事房的公公进来传话,「宜美人,陛下今日传您侍寝,凤鸾春恩车已经停在门外了。」

我道过谢后,抓了一把金瓜子放进公公手里,「这点就请公公喝茶了。」

「宜美人哪里的话。」公公脸上的笑意藏不进褶子里。

走之前,我去看了子稚。

子稚强撑着身子坐起来,「主儿……」

我将她扶下,掖了掖被角,在子稚耳边说:「我不会让你平白受苦的。」

红鸾帐内,一夜无眠。

第二天,我忍着酸痛去向皇后请安。

早上刚下过雨,路途有些泥泞,皇后仁慈,便免了今日的晨昏定省。

凤仪宫内,只有皇后,淑妃和贤妃。

见到我来,三人十分惊讶。

「今日路途泥泞,难为宜美人还来给本宫请安了。」皇后看着我笑着说。

听到皇后点我,我站起身来,柔声说:「妾身初承雨露,按照规矩,是要来给娘娘请安的,妾身不敢忘了规矩。」

「宜美人坐吧,可别累坏了身子。」皇后点点头。

今日的凤仪宫算是有些冷清,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,我不曾多言,轻轻啜着茶杯里的水。

「敢问娘娘,这宫里焚的是什么香?」我出声问道。

「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,无非是内务府配制的香料。」皇后回答。

我怯懦的笑了笑:「妾身出身于小门小户,未曾闻过这样好闻的香料,不知娘娘可否让妾身一看?」

「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,你若想看,拿来给你看就是。」皇后派身边的宫女拿来香料盒

我接过香料盒来,轻轻嗅了嗅,蹙了蹙眉

皇后见我蹙眉,问道:「怎么了?可是有什么不对?」

我从香料盒子里拿出一根短小的香料,回答说:「不知是何人,竟如此狠心,这味香料若是久闻,便会让女子不孕。」

皇后与皇帝成亲多年无所出,而皇帝因为膝下子嗣单薄,才办了这次选秀。第一日来凤仪宫里,我就闻到了香料的不对劲,这次来凤仪宫请安,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。

「什么?可宜美人,你又是如何知道这香料的?」皇后听了我的话,先是惊讶,后是震怒,「秋水,去给本宫查,究竟是谁这么胆大包天。」

「娘娘息怒。此香料妾身以前见过,这次恰好遇见罢了。」我俯下身来,隐瞒了我会医术。

淑妃听闻连忙问我:「宜美人,你看看本宫可有染上此物?」

淑妃和皇后一样无所出,原因很简单,皇上忌惮淑妃背后的势力,自然不会让她有孕。不过淑妃的毒并不是被下在香料里。而是在她腕上的镯子里。

「回淑妃娘娘,妾身能力不高,看不出您是否染过这种香料。」皇上既然不想让淑妃有所出,又岂是我一个小小的美人所能够左右的。

况且我这人睚眦必报,上次淑妃撤我绿头牌的事情我还记得。

淑妃舒了一口气。

皇后却盯着我,问道:「本宫和宜美人不过是见过几面,宜美人为何愿意如此帮衬本宫?」

我只好再次站起身来,「娘娘不知,妾身姨姨家曾有一表姐,阿姐对我很好。可惜后来被奸人所掳去,再也没有了音讯。」我配合的抽了抽鼻子,「见到娘娘,就想到阿姐。」

皇后看着我的脸,似乎有些出神,接着叹了口气。

「宜美人若是有什么缺的少的,尽管来和本宫说。」皇后宽慰我。

我点点头,「初次见到娘娘,就觉得娘娘十分亲切,若娘娘不嫌弃,也可唤我一声妹妹。」

「宜妹妹,那日淑妃并不是有意要冲你来的,她不过就是这个性子。」皇后出言解释。

我无辜又懵懂的样子点点头。

「是啊宜妹妹,本宫厌的不是你,是和你同样容貌的人。」淑妃连忙解释。

「什么?」我略微不明白。

皇后叹了口气,缓缓讲起以前的事来。

那时候皇后刚入东宫,没想到的是她的庶妹竟和她一天入东宫,还封了侧妃。本以为怀孕是事情的一个转机之时,皇后的孩子没了,可太子竟接连纳了一个侧妃和一个良娣入东宫。

没过多久,侧妃有孕,但这个孩子也没能保住,所有的证据都表明,下手的人就是皇后。

她有苦难言,被禁足三月。林侧妃仗着太子的宠爱,在东宫里恃宠而骄。如今的淑妃和贤妃不知在林侧妃的手里吃了多少苦头。

甚至在太子登基后,也将林侧妃封为了贵妃,还赐了封号为懿。

「皇上表面上说,懿这个字,代表了她风淑典雅的品行,实际上谁不知道,皇帝的一腔真心全给了她。」皇后的脸上满是落寞。

我听了许久,直到皇后乏了,我便跪恩离开凤仪宫。

4

树大招风的道理,我懂。

我需要一条足够强壮的大腿,在我成长之前一直庇护我。

而皇后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皇上名为梁明瑾,是先皇后的儿子,后来过继给了还是贵妃的太后。

如今后宫分为两派,一派以皇后为首,一派以云妃为首。

皇后是丞相嫡女,祖父更是三朝元老。皇上更是靠着皇后登上的帝位。

云妃是太后亲侄女,背后靠着太后撑腰,身家却无人可在朝堂之上能说话。

太后与皇上离心已久。

太后不满皇后这么多年无所出,执意要自家人坐在凤位上,但云妃身后并无人可以和丞相抗衡,只能作罢。

皇上一连翻了我的牌子七天,位份也晋到了贵人。

不少人送来了礼物,就连云妃也送来了一个镯子。

我看了一眼,让子清收进库里。

踏进钟粹宫的人络绎不绝,不少人都盼着能被分进钟粹宫里做一份差事。

我身边除了子稚和子清,还留了两个打扫宫女和太监。

就在这时,我病倒了。

是我故意的。

树大招风,皇上也该去去其他宫里了。

春日里风大,我特意让子稚留了窗户,半夜有风进来,被风一吹,我便得了春寒。

子清去请太医,来的又是许淮恩。

「我与许太医好生有缘。」我打趣道。

「是微臣主动请缨来的。」许淮恩悬丝诊脉

「哦?许太医是为了什么呢?」我问道。

许淮恩直视着我的眼睛:「微臣上次说过了,前太医令对微臣有恩。况且,许淮安是微臣亲哥哥。」

我一愣。

「小主需要下官时,传唤一声即可,定当竭尽全力帮助小主。」

许淮恩说道。

我点点头。

在我病了的这段日子里,钟粹宫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。

皇上按照太后的嘱咐,雨露均沾。

没过多久,皇后有喜了。我知道那个云妃送来的镯子终于有了用处。

合宫上下到凤仪宫去道喜,这是皇上的第一个嫡子,皇上与太后都极为重视。

我换了一身浅水色的衣服,站在一众花红绿柳的众人里,反倒有些醒目。

云妃站在角落里,面无表情,手里却在不停的搅着帕子。

「皇后这一胎,可得好好保养。」太后拉着皇后的手,絮絮叨叨的讲了很多。

皇上坐在一旁,一言不发。皇后这一胎来的太过突然。

皇后嫁于皇上已有五年,除了未能生下来的那一胎,肚子一直没有反应。

我将带来的镯子交给皇后身边的婢女,安静的站在角落里。

「皇上,臣妾想替众位妹妹讨个彩。」皇后盈盈下跪。

皇上将她扶起,「皇后有孕,是喜事。皇后不妨说说,想讨个什么彩。」

「臣妾想让陛下,大封六宫。」皇后回答。

皇帝沉思一下,说道:「允。晋江才人为美人,刘常在为宝林…」后宫众人几乎都得到了晋封。

「还有宜贵人,可否晋为嫔位?」皇后建议。

「入宫不到半年,已到贵人位份,这是她的福。」皇上说。

「能侍奉陛下左右,亦是福。」皇后柔声回答。

皇上沉思了一会,回答到:「好,就按皇后说的办。」

「贵妃的位置,已经悬空了许久,云妃又是跟着皇上的老人了。」太后还没说完,就被皇上打断了。

「贵妃位置悬空多年,亦不到有人的的时候。三个月后行典礼。」

我似乎看见云妃脸色不断变化。

皇后为我也求来的晋位,是她无声的感谢我助她得子。

可我本就没有什么心,那镯子依旧放进了皇后的仓库里。

「宜贵人的身子,可好些了?」皇上看向我。

我行了个礼,今日的衣着让我微有娇弱的意味。

「回皇上,臣妾的身子好多了。」

「嗯,准备好朕今晚去看你。」

「是,臣妾接旨。」我跪下行礼,一瞬间感觉许多目光聚集在了我身上,有羡慕的,也有嫉妒的。

凤鸾春恩车接着我到了养心殿

红鸾帐里,皇上用红绸蒙住我的双眼,这是我和懿贵妃最不一样的地方。

我感受到他的指尖不断在我脸上划过,或许是想到了曾经的爱人。

我的手紧紧抓住绸单,「皇上。」

皇上伏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阿昭,别叫皇上,唤我姓名。」

「明瑾。」我轻声呻吟。

那一瞬间,我心里似乎填上了什么东西。

或许是爱吧,只不过,我已经好久没有了这种感觉。

梁明瑾对我,只有宠,没有爱。

5

许太医向往常一样,来给我请平安脉。

「皇后这一胎,现在是所有人关注的重点。」我闭着眼睛。

「有李太医照料,想必不会出什么意外。」许淮恩回答。

「那么多人都看着皇后这一胎呢。」我睁开眼睛,注视着许淮恩,「李太医听说也是太后的人。」

许淮恩接过我的话:「太后对皇后这一胎,多有照料,近些日子云妃也消停了。」

「太后一日不倒,云妃便一日不倒。」我说。

「太后…时日也不多了。」许淮恩说。

「云妃送来的镯子,我转手赠了皇后。」我看着许淮恩。

许淮恩叹了口气:「皇后她是无辜的。」

「若没有皇后的纵容,云妃敢对子稚动手吗?」我冷声回答,想到躺在床上的子稚,我心里一阵疼。

「那她便不无辜。微臣的心,和娘娘的心是一致的,小主若是想做什么,尽管做就是了。」许淮恩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冷漠。

「你喜欢子稚。」我不是问他,而是肯定。

许淮恩回应我的,却是一阵沉默。

「若是喜欢,便去争取。若子稚也心悦你,我便去向皇上请旨赐婚于你们二人。」

「微臣谢过娘娘。」许淮恩向我叩头。

皇后这一胎终究没有保下来。

又过了三个月,盛夏已经过半,荷花池里的荷花多半已经凋谢。

虽然盛夏差不多已经过去,还是有燥热的暑气让人感动烦闷。

我和子稚坐在荷花池边,子稚悠悠的给我打着扇。

皇上身边的赵德全公公跑过来,气喘嘘嘘的说:「宜嫔娘娘,皇上在凤仪宫,如今正召您过去呢。」

「公公辛苦了,」我让子稚递给他一把金瓜子,「这就当请公公喝茶了。」

赵德全也没数手里的金瓜子,直接塞好,给我行了一个礼:「奴才谢过宜嫔娘娘。」

我带着子稚,跟着赵德全去了凤仪宫。算算时间,也该到日子了。

走到凤仪宫,里面的宫女不断端着一盆盆血水走出来,越往里走,血腥味愈加浓重了。

进了正殿,梁明瑾坐在高位,沉着一张脸。

「妾身参见皇上。」我跪下行礼。

梁明瑾没叫我起来,问我:「你可知朕今日召你过来,是为了何事?」

我摇摇头。

梁明瑾挥手,一名宫女拿着一个托盘过来,上面的正是我赠给皇后的镯子。

「这个东西,你可认识?」梁明瑾问我。

我点点头,「这是臣妾赠给皇后娘娘的镯子。」

「你可知道里面含有红落香?」梁明瑾说。

我怎会不知道。不过,里面的红落香确实不是我放置的。

「臣妾不知。这个镯子,是云妃娘娘送给臣妾的,那日来凤仪宫,臣妾没有什么好东西,唯有这个镯子,上面的花纹寓意多子多福,臣妾就把它拿来赠给皇后娘娘了。至于里面的红落香,臣妾属实不知。」我惶恐回答。

「去,召云妃来。」梁明瑾吩咐。

我仰头看他,眸中含有点点泪光。

梁明瑾看了我的样子,于心不忍,「宜嫔先起来吧。」

云妃穿着艳色宫裙,走进凤仪宫里。

「臣妾参见皇上。」云妃行了个礼之后就要站起来。

「慢着,此物云妃可认识?」梁明瑾挥挥手,那个小宫女又把镯子拿到云妃面前。

「这…这臣妾不知。」云妃脸上闪过一丝慌乱。

「真的不认识吗?」梁明瑾冷声问。

「臣妾不知。」云妃略带哭腔。

「镯子后面的云字,你怎么解释?」梁明瑾将镯子扔到云妃面前。

云妃见无法辩解,只是一个劲的哭泣。

梁明瑾站起来大怒:「皇后失子,你还在这里穿红戴绿。还将里面放有红落香的镯子给了皇后你究竟怀的什么心?传朕口谕,云妃品行不端,谋害皇嗣,贬为贵人,禁足半年,非召不得外出。」

云妃连忙去拽梁明瑾的裤脚,梁明瑾居高临下,看着云妃说:「去给朕查,看看这毒妇还做了什么事。」

太后尚未倒,云妃不可能被废为庶人。但如今被贬为贵人,也算是一个开始。

梁明瑾转身离开,我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云贵人,进了内殿看看皇后如今怎样。

淑妃和贤妃已经在里面了。

淑妃看着云贵人的方向,愤恨的说:「我从未料到她如此狠心,竟用这种方式来争宠,若是后宫众人皆无所出,她倒该想办法了。」

梁明瑾膝下子嗣单薄,如今也只有一个公主和一个皇子。

公主为新晋妃位的月妃所出,皇子的生母身份低微,没过多久就病死了,后来也未曾追封。

「宜妹妹在想什么?」贤妃见我不说话,问道。

「我在想,皇后娘娘的香料,会不会是云贵人所赠?」我说出我的想法。

贤妃沉默一下,回答说:「也不排除这个可能。」

皇后的孩子,仅保了三个月。

太医说,这次伤了根本,怕是以后都不能再有喜了。

若不是皇后纵容云妃对子稚动手,若不是皇后在我初进宫时赠我的香料有毒,涂抹在脸上长久必定毁容,我也不会对皇后动手。

我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不是吗?

6

梁明瑾查出了不少云贵人曾经做过的事,给皇后香料里加东西使其不孕,毒死王常在……

一系列事情在梁明瑾看完以后震怒,欲将云贵人打入冷宫,被太后拦住了,最后只被废为最末等的更衣。

「云更衣怕是永远出不来了。」许淮恩又来给我请脉。

「有太后护着,她还有再起的机会。」许淮恩回答。

「这一次太后气急攻心,身子大不如前,但还是找皇上留了云更衣。」我说。

「可太后的时日,也不多了。」许淮恩语气淡淡的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许淮恩走后,梁明瑾又派了赵德全过来。

「赵公公今日怎来钟粹宫了?」我给子清了一个眼神,子清给赵德全倒了一杯茶。

「陛下派咱家给娘娘送东西来,陛下还让娘娘准备着,今晚凤鸾春恩车会来接娘娘。」赵德全面脸都是讨好的笑。

我接过赵德全手里的盒子,「多谢公公了。」

赵德全走后,我打开梁明瑾送来的那个盒子,里面是一枚鸳鸯佩。

「娘娘!陛下待娘娘定是真心的。」子清看到那枚鸳鸯佩,惊呼起来。

我知道梁明瑾想要给鸳鸯佩的人,并不是我。

我躺在他身边的生活,梦里呢喃着叫薏儿,清醒时也会摸着我的脸叫薏儿。

可我从来都不是他的薏儿,我秦昭也只是秦昭。

但这张脸确实好用,这便足够了。

翌日早上,我服侍梁明瑾穿衣时,梁明瑾对我说:「阿昭,你父亲是个可用之人。」

「臣妾替父亲谢过陛下。」我手里的动作未断,帮梁明瑾扣好扣子。

梁明瑾依靠淑妃家族的势力登上皇位,如今需要培养一波新势力,足以和李家抗衡。

而我秦家,就是梁明瑾的最好选择。

在宫里的第一年很快过去了。

这一年,我是宫里最受宠的妃嫔,位列嫔位。我秦家,是梁明瑾重用朝臣,我爹已官居五品。

宫宴上,觥筹交错之际,我看见梁明瑾望向我这边,我端起酒杯,向他祝贺。

对面的席位上,大多是带着妻子的大臣。

我看到一位大臣,亲手给妻子布菜。

恍惚间,我仿佛看到那人若是还在,和我坐在席位间言笑晏晏的样子。

可惜啊,故人早已不在许久。

7

西北战事频发,梁明瑾重用我秦家,派我爹和弟弟上阵。

我秦家也争气,捷报频传至朝。

短短三年,我爹位至一品将军。

前朝后宫向来联系紧密,如今我也位列九嫔之首,成为了宜昭仪。

三年里后宫众人的肚子都没有消息。

那日忽然在给皇后请安时,江才人一直恶心,在众人的坚持下,请来了太医请脉。

太医摸着江才人的脉搏,面色严重的站起来:「恭喜江才人,贺喜江才人,您已有孕三个月了。」

「快,江才人先坐下。」皇后连忙招呼。

梁明瑾听闻此事,下了早朝就赶往凤仪宫。

太医在梁明瑾的注视下再次给梁明瑾把脉,确认江才人有孕之事千真万确。

梁明瑾大笑:「赏,延禧宫上下赏俸禄三个月,晋江才人为美人。」

「臣妾谢过陛下。」江才人喜出望外。

梁明瑾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,这三年里陆陆续续有三个孩子出生了,两个公主,一个皇子。

梁明瑾唯有的那一个皇子险些遭人害了。

半年前,我路过荷花池,看见那个孩子正在荷花池边背书,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,正欲推那个孩子下水。

我看见后,连忙叫身边的小太监去拦住那个黑衣人,将那个孩子救了下来。

那个孩子叫梁泽瑞,生母身份低微,也没人在意。

我救下他后,他冲我行了一礼:「儿臣谢过宜娘娘。」

他虽然已经六岁,可身材单薄,袖子上也是有几个补丁,我心疼他,让子稚多次暗中关照他。

我知道我自己无子,是梁明瑾不想让我生下一个孩子。

我爹和弟弟屡次立下战功,若我再有一子,梁明瑾总是会忌惮秦家。

「阿昭,我们也要一个孩子吧。」意乱情迷之际,梁明瑾抚摸着我的肚子说。

「皇上。」我轻声呻吟。

「不要拒绝朕,阿昭。」梁明瑾清醒的唤出我的名字,我已经不知道他是爱我这个人,还是通过我爱另一个人。

时间过得很快,江美人的孩子已经六个月了。

江美人被照顾的很好,脸颊上微微长了些肉。

晨昏定省时每每提到江美人的孩子,她总是一脸母爱的抚摸着肚子。

我微微有些羡慕。

好景不长。

那日我站在钟粹宫门口打着扇,江美人身边的宫女跌跌撞撞的跑过来。

「求昭仪娘娘救救我家小主。」那宫女跪在我面前,一直磕头。

子稚去把她扶起来。

「你慢慢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」我问那个宫女。

「我家小主,被月妃娘娘罚跪在宫道上,已经一个时辰了,还是没有让我家小主起来。」那小宫女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。

「你别急,子稚去请皇后娘娘,子清跟我走。」我吩咐下去。

我随那个小宫女到了宫道上,江美人面色已经白了。

「月妃娘娘怎让江美人生生跪在这里?」我上前想将江美人扶起来。

月妃冷哼一声,「她冲撞了本宫,本宫罚她跪在这里,有什么问题?」

「是没有什么问题,不过江美人也有孕六个月了,跪在这里,是否有些不合适?」我刚伸出手,月妃将我呵止住了。

「没有本宫的命令,本宫看谁敢扶她?」月妃怒视着我。

「月妃好大的火气,」皇后姗姗来迟,「宜妹妹,将江美人扶起来。」

我将江美人扶起来,地上有了一小摊血迹。

江贵人这一胎本就不稳,太医向来让静养,如今却被罚跪在宫道上。

「不好了娘娘,江美人她…」皇后身边的宫女惊呼。

「来人,把江美人扶到凤仪宫里,月妃听候发落。」皇后皱眉。

我让子清去找许淮恩来,子稚跟我去了凤仪宫。

梁明瑾听闻此事立刻赶往凤仪宫。

此时许淮恩刚从内殿里出来。

「江美人怎么样了?」我立刻上前问。

「江美人身子虚弱,又受了惩罚,所幸未有什么大碍。」许淮恩回答。

「没事就好。」皇后摸了摸心口。

「今日之事,是怎么一回事?」梁明瑾问道。

「回皇上,奴婢跟着我家小主,本是要去御花园的,在路上遇到了月妃娘娘,月妃娘娘说我家小主能有孕已经是万幸了,就不要再妄想生下一个皇子。月妃娘娘还说…」小宫女有些吞吞吐吐。

「还说了什么?」梁明瑾皱眉。

「还说……说皇后娘娘是个不下蛋的母鸡。」小宫女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「放肆。此事岂轮到她来评头论足。」梁明瑾一拍桌子站起来。

月妃母家并无什么势力,不过就是靠着跟着陛下多年,又有一女傍身,才封至妃位。

「月妃品行不断,降为贵人。」梁明瑾说。

之后,江美人特意来我宫里道谢。

「妾身多谢宜昭仪相救。」江美人跪在地上,朝我一拜。

我连忙将她扶起,「你我同时入宫,皆是姐妹。」

「娘娘,若不是您出手相救,妾身怕不是会在那里不知要跪多久。」江美人满脸是泪。

「好好养胎吧,早日为陛下诞下皇子。」我安慰她。

宫里从不太平,手段也是层出不穷,但月妃这样无头脑的,我还是头一次见。

自打这次之后,江美人也常常来我宫里坐坐,称呼也从娘娘变成了姐姐。

8

西北战事逐渐平息,西南战争又起。

西南是李家驻守的阵地。

不过李家倒也争气,频频传来捷报。

前朝后宫向来联系在一起,这些日子梁明瑾也多歇在淑妃那里。

不过李家却是愈发膨胀了。

梁明瑾身居高位已久,一直对李家有所忌惮,但李家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。

盛夏酷暑难耐,我做了莲子羹,端去圣宸宫。

「哟,昭仪娘娘,您总算是来了,陛下正心烦的呢。」站在门口的是赵德全。

我点点头,提着食盒进去。

梁明瑾站在案前,一本奏折扔到地上。

「陛下怎生这么大的火气,这天气炎热,不如喝碗莲子羹吧。」我把莲子羹从食盒里拿出来,放到桌子上。

梁明瑾接过我手里的莲子羹,我把地上的奏折捡起来。

「你可知道,李重树跟朕说了什么?」梁明瑾说。

「臣妾不知。」我把奏折捡起来放好,没有看上面的内容。

「李重树上书,让朕晋淑妃为贵妃。如今竟连朕的家事也要管了。」梁明瑾喝了两口莲子羹。

「贵妃位置悬空已久,不止是李家,宫中众人的目光皆在那个位置之上。」梁明瑾没有接我的话,默默的喝着手里的莲子羹。

「这也就算了,李家在击退西南蛮人之后,竟无召返回京城。」梁明瑾重重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。

武将无召回返京城,乃是大罪,李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。

「返回京城事小,征集军队事大。」我将碗放回食盒里。

梁明瑾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。

李家功高震主,不得不防。如今又无召返回京城,实在可疑。

「阿昭有何看法?」梁明瑾问我。

「臣妾一介妇人,恐怕难以言表。」后宫不可干政,我始终记着。

「淑妃位份一事,乃朕的家室。阿昭同朕讲朕的家事,不算干政。」梁明瑾说。

我朱唇轻启,吐出几个字:「瓮中捉鳖。」

梁明瑾先是一愣,接着哈哈大笑到:「阿昭不愧是朕的解语花。」

李家返回京城,此时京城兵力减少,更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。若是李家真要计划谋反,则会立刻被缉拿起来。

「阿昭与朕之子,定会是一个当皇帝的好料子。」梁明瑾拦腰抱住我,手抚摸在我肚子上。

我知道梁明瑾不会给我这个机会,也只是低下头说:「臣妾多谢陛下了。」

梁明瑾不仅提防李家,也提防秦家。

入宫三年,每每侍寝完,梁明瑾总是要给我喝下一碗坐胎药。

可那真是坐胎药吗?

我也懂医术,梁明瑾想瞒我,我便当做我不知道。

自那以后,梁明瑾再也没有给过我坐胎药。

在太后寿辰那日,李家班师回朝。

此时京城里的兵力已撤出了八成。

不过,这只是表象罢了。

梁明瑾大多时候宿在淑妃那里,话里话外隐隐约约透露了城外不平静,派了不少兵力去支援。

宫宴那日,淑妃坐在我上首的位置。

我见她面色微白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。

皇后唤了她好几次,她才勉强回过神来。就连敬酒时的手也在不时颤抖。

这次江美人没来,梁明瑾把她安置在行宫里,就算是败,也不会对她有什么伤害。

梁明瑾本想让我和江美人一起去行宫里。

我握住梁明瑾的手:「陛下,无论是什么事,臣妾都希望能和陛下站在一起。况且,若是臣妾去了行宫里躲着,淑妃娘娘也会察觉的。」

这些日子里,淑妃总是暗中递消息给李家,这一切都被梁明瑾看在眼里。

淑妃每一封送出去的信,都被梁明瑾所看过。

我端起酒杯,给梁明瑾祝贺,我站在梁明瑾旁边。酒杯端到嘴边时,我向淑妃那个方向瞟去。

她四处看看,又盯向了宫门口。

「陛下,李将军带人攻进来了。」赵德全跑进大殿。

淑妃手里的酒杯应声落地。

梁明瑾朝淑妃的方向看去。

李重树身穿盔甲,出现在大殿门口。

「微臣参见皇上。」口中的话十分恭敬,手上的剑却没有收回去。

「李爱卿这是何意?」梁明瑾依旧坐在那里。

「微臣之意,不言而喻。」李重树步步紧逼。

「呵,可笑。」梁明瑾将手里的酒杯放下,「李爱卿不会觉得,已经十拿九稳了吧?」

「如今京城之人,皆为我李家军,微臣又怕什么呢。」李重树皮笑肉不笑。

「来人,」梁明瑾拍拍手,「给朕拿下。」

御林军不知从那里冲了出来,人数是李重树带进宫里的数倍。

李重树看着被御林军重重包围,咬牙切齿的说道:「微臣不曾想过,陛下竟有后手。」

淑妃身边的宫女从袖口里拔出匕首,向梁明瑾冲去。

我不知怎么想的,看见匕首冲了过来,第一想法是站在梁明瑾前面,帮他挡住。

匕首插入我的胸口,我昏死过去。

昏迷前,我听见梁明瑾怒喊到:「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找太医。」

接着梁明瑾抱我出了大殿。

所幸匕首未曾插中我的要害,许淮恩给我配了两幅药。

子稚将药煎好,看着我服下。

梁明瑾和皇后在内殿外。

「陛下打算怎么处置?」是皇后的声音。

「李重树意图谋反,关入天牢,秋后问斩。淑妃和判贼勾结,打入冷宫。淑妃身边的那个宫女,意图谋害朕,秋后一起问斩。」梁明瑾回答。

「宜昭仪救驾有功,特晋位为德妃。」梁明瑾又补充了一句。

「皇上,淑妃罪不至此。」皇后小声辩解。

梁明瑾冷笑:「淑妃罪不至此?皇后以为,李家众人是怎么进来的?」

「臣妾不知。」皇后的声音小了许多。

「淑妃的令牌,就在李重树身上。」梁明瑾回答。

皇后没有再接话,弑君已是大罪,也无法为淑妃开脱了。

「陛下,宜昭仪膝下没有子嗣,越级晋位,怕是违反了族制。」

「没有子嗣?泽瑞无人照料,过继给宜昭仪。」梁明瑾回答。

「皇上……」皇后还想说什么,被梁明瑾打断了。

「还是皇后觉得,宜昭仪救了朕,不足以越级晋封?」梁明瑾冷声问。

「是,是臣妾多嘴了。」皇后无言。

宫变的事情结束后,江美人从行宫回来,去向梁明瑾请求搬来和我同住。

钟粹宫里本就我一人,江美人来了也热闹了许多。

梁明瑾将梁泽瑞过继到我膝下,那个孩子我也是极其喜欢的。

泽瑞放学从重华宫回来,跑的满头是汗。

「今天在重华宫里有没有认真听先生讲课?」梁泽瑞站在我面前,我俯下身子给他擦汗。

梁泽瑞点点头:「今天先生给我们讲了许多骁勇善战英雄的故事,儿臣以后也要和他们一样。」

「好,泽瑞也会成为那样的人。」我细细擦去他额头上的汗珠。

江美人坐在小桌另一边。

手里拿着绣绷,正在绣一个虎头帽

她感叹到:「有个孩子傍身真好。」

「快了快了,快和你见面了。」我打趣道。

江美人已有孕八个月了,肚子也大了许多。

不久后,江美人平安生产,诞下一个男胎,梁明瑾起名为泽琮。

9

这是我进宫的第五个年头了。

这一年,梁明瑾给我举办了盛大的生辰宴。

我生辰在四月初三。

那天,宫里是一树一树的杏花。

梁明瑾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杏花,钟粹宫里也种着一树树杏花。

可惜,喜欢杏花的人并不是我。

我喜欢的,一直是海棠花。

如同那一枚赐给我的鸳鸯佩一般,怕不是通过我,看向的另外一个人吧。

这日,我和江美人在荷花池边散步,忽然不知道怎的,我晕倒了。

等我再醒来时,众人围在我旁边。

梁明瑾握住我的手,说:「阿昭,我们有孩子了。」

我愣了一下。

梁明瑾又说到:「钟粹宫上下,赏俸禄半年。」

众人跪下谢恩。

我本想下地谢恩,梁明瑾将我蒽在床上。

「陛下,臣妾还有一事请求。」我开口说。

「爱妃直说便是。」梁明瑾眉目间全是温柔。

「臣妾想,给子稚和太医院太医许淮恩求一婚。」我说。

许淮恩对子稚有意,我早就知晓。

「朕允了。」梁明瑾大手一挥,直接许了。

许淮恩和子稚跪下谢恩:「谢陛下。」

之后许淮恩日日来给我请平安脉。

「娘娘,太后那边,怕是撑不了多久了。」许淮恩说。

经过宫变一事,太后身子大不如前。

「最多还能撑多久?」我问。

「不出三个月。」我点点头。

一个月后,子稚和许淮恩大婚。

三个月后,太后果然如许淮恩所言,驾鹤西去。

宫中上下一片悲哀。

又过了两个月,我诞下一对龙凤胎。

女孩起名梁泽玥,封为明月公主。

男孩起名梁泽珲,梁明瑾对他的期望不言而喻。

「皇上,宜德妃按照宫中规定,是要晋位的,只不过……」皇后站在梁明瑾身后悄声说。

梁明瑾点点头,宫中人人都知晓贵妃位置悬空已久。

为什么悬空,众人心里自是有个明白。

「那就晋为贵妃吧。」梁明瑾决定。

不仅皇后震惊,就连贤妃也震惊了。

她跟随皇帝这么久,都没有坐到贵妃的位置上。

「江贵人此次一起晋位吧,晋为嫔位,赐封号为瑜。」

在我刚有喜时,是江美人扶我回来的,不久就晋了贵人。

人群中,我看到了贤妃眼中的怨恨。

没过多久,在小皇子的吃食里发现了毒,又在仓库的枕头里,发现了凝息香。

梁明瑾震怒,派人彻查。

得到的结果是,毒是贤妃放的,凝息香是皇后放置的。

我在圣宸宫里,站在梁明瑾的旁边。

皇后和贤妃跪在地上,哭的梨花带雨。

「皇上,宜贵妃那里的凝息香真的不是臣妾放的啊。」皇后为自己辩解。

「人证物证具在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。」梁明瑾将桌子上的纸扔到皇后面前。

梁明瑾起身,「你身边的宫女承认的罪证,你有什么可不承认的。」

皇后哆哆嗦嗦的捡起那些纸,上面清清楚楚写了她是如何将被贬为更衣的云氏一步步逼死,又是怎样给淑妃下毒,让她无法生育,又是怎样使贤妃无法生育。最重要的,是懿贵妃的死因。

皇后看了上面的话,只是一个劲的哭泣,上面的罪证,她根本无法辩解。

「陛下,臣妾把皇后娘娘当亲姐姐,没想到…没想到皇后娘娘竟要置臣妾于死地。臣妾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惹到了贤妃姐姐,对珲儿下此毒手。」我哭的梨花带雨。

自打那日看到贤妃狠毒的眼神,我便处处提防她。

不过,皇后确实不是给我下凝息香的人。

因为凝息香是我自己调配的。

「秦昭,我恨毒了你,凭什么你能一举诞下龙胎,又能坐在贵妃位置上?我跟随陛下这么多年,一直都只是一个贤妃,凭什么?」贤妃恶狠狠的盯着我。

我只是抹着眼角的泪。

「皇后品行不端,废除其后位,贬为贵嫔,贤妃意图谋害皇嗣,废为庶人。」梁明瑾声音中充满了疲惫。

「封秦氏,为皇贵妃,代行皇后职责。」梁明瑾再次晋了我的位份。

我爹位至一品,皇后家早已倒台,贤妃身后无人。

10

我陪着泽珲和泽玥慢慢长大,教他们读书识字。

泽珲果然如梁明瑾所言,是个当皇帝的好苗子。

泽珲八岁那年,被立为太子。

泽瑞一心成为将军,跟着我爹和我弟弟常年呆在军营里。

梁明瑾也已经三十五岁,我也二十七岁了。

「娘娘,陛下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了。」许淮恩同我讲。

这一年,梁明瑾下江南,带回来了一个女子,和我年轻时极像。

可她却不像懿贵妃

对那个女子更加宠爱,不过是入宫短短三个月,便已从更衣升为了美人。

我点点头,「也够久的了。」

「听闻今日还饮了不少酒。」许淮恩说。

「他已经穷途末路了,」我说,「早些结束吧。」

许淮恩点点头递给我一瓶药。

我叫子清煮了药粥,将许淮恩给我的药倒进药粥里,带着食盒去了养心殿。

赵德全守在门口,我问他皇上近来如何。

赵德全叹了口气:「陛下近来昏睡的日子越来越多了,甚至有些时候……都没了气息。」

连赵德全也知道梁明瑾时日不多了。

自打我封了皇贵妃之后,许淮恩便开始在梁明瑾的膳食里加些东西。

梁明瑾的身子早就空了,更何况他和新封的吴美人夜夜不加节制。

一日,赵德全来告诉我,梁明瑾昏倒了。

我找了许淮恩,同他一起去圣宸宫。

「阿昭来了。」梁明瑾看见我,强行坐起来。

「皇上,臣妾带来了粥。」我将粥递给梁明瑾。

「泽珲在重华宫学习的很不错,经常得到先生的夸奖。泽瑞和我弟弟,前些日子端掉了一个夷人的据点。」

梁明瑾点点头,没有什么回答。

用完粥之后,梁明瑾继续躺下。

许淮恩诊过脉后就出去了。

我将碗收进食篮里,并没有离开。反而搬来凳子,坐在梁明瑾床前。

床上的梁明瑾脸色苍白。

「皇上可还记得,大理寺少卿许淮安?」我问。

「朕,不记得了。」梁明瑾的呼吸微微急促。

「那是臣妾青梅竹马的恋人。」我说,「他能力很强,皇上忌惮他,寻了个由头将他杀了。」

梁明瑾睁开眼睛怒视着我。

我没有在意,接着说道:「臣妾本来可以,身穿嫁衣成为他的妻子。可惜他不在了,您又选秀,臣妾才不得已进宫来。」

「可陛下所做的一切,臣妾都知道。」我伏在梁明瑾的耳边说。

「陛下不妨猜猜,这粥里面臣妾加了什么?」我笑着说。

「毒妇!」梁明瑾挣扎着要起身,可惜药效已经发作了。

「狠毒的是皇上您!」我俯下身子,面对着梁明瑾,梁明瑾瞪圆了双眼。

「您还记得前太医令么?多半是不记得了吧,那是臣妾的外祖父。臣妾的外祖父向来宅心仁厚,驱瘟疫,医白骨。就因为他没有救活懿贵妃,您就给他安上了谋害宫妃与皇嗣的罪名。」两行泪从我脸颊上流下。

梁明瑾长了张嘴,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
他指了指床头的那枚鸳鸯佩。

懿贵妃难产,身子大不如前,但连太医令也没有救活,一怒之下将太医令关入了大牢里。

若没有梁明瑾的暗示,我外祖父又怎会在牢里得了痨病还没有人来医治,最终不治而死?

我接着说:「就单凭你是皇帝,就可以草菅人命了吗?臣妾的青梅竹马,臣妾的亲外祖父哪个不是因为你的昏庸而死?」

我平静的质问梁明瑾,字字句句直接诛心,我没有想象中的歇斯底里,可此时也已经泪流满面。

「您不是一心只有懿贵妃吗?那臣妾就用这张和懿贵妃相似的脸,诛你的命。陛下此时该不会仍然觉得那江南女子是偶然遇见的吧?」我反问。

「朕给予你此物,只是意属与你,不是他人。」梁明瑾握紧了那枚鸳鸯佩。

我冷冷一笑:「除了臣妾,还有谁愿意能找出和懿贵妃相似的人,教了她们乐器调了她们的嗓音,送到您面前?」

梁明瑾一口气上也上不去,下也下不来,也不挣扎了。

我知道是许淮恩的药堵死了梁明瑾的呼吸,此药不会致死,但会使人无法开口说话。

「泽珲会成为一任好皇帝的。」梁明瑾身子早已垮掉,许淮恩又下了一剂哑药,这次他只能瘫躺在床上了。

我从养心殿里走出来,赵德全迎了上来,「陛下怎么样了?」

我叹了口气,「伤了身子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」

皇帝无法继续主持朝政,成为了太上皇,权利交给太子。

这一年,我二十八岁,入主建章,成为了太后。

太子继位,但年龄尚小,由我暂时代替,垂帘听政。

有秦家的支持,朝堂上反对我的声音很少。

三年后,泽珲一人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把朝政还给泽珲那日,我去见了梁明瑾,他靠着许淮恩的药吊着一口气。

看我来了,他也只能瞪着我,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。

我笑道:「你也不必如此这样看我,现在皇权在泽珲手里,他被我教的很好,明事理,懂是非,会成为一代明帝。」

接着,我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从我为何进宫,到权利移交给泽珲,看着他一天天学会如何处理朝政。

我离开了圣宸宫。

走在回建章宫的路上,我想了很多。

若梁明瑾不曾对许淮安动手,我会嫁给他。

身穿我亲手绣的嫁衣,成为我心上人的妻子。

若他不曾对外祖父动手,我不会一心想杀死他。

从我进宫那一日起,我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杀死梁明瑾

是他让我再也见不到了我的爱人和我的亲人。

我与梁明瑾的缘分,不过如同镜花水月一般。

从淑妃到皇后,我不曾对无辜人下手。瑜嫔在我的照料下过的很好。

我一直都知道梁明瑾把我当成了替身。

或许我曾经对梁明瑾动过心,那也只是仅仅几天。

那天晚上,子清告诉我梁明瑾逝于圣宸宫内。

我点点头,召了许淮恩,向他要来了鹤顶红。

许淮恩不解。

「已经很久了,怀安还在等着我呢。」我说。

三个月后,太后秦昭薨于建章宫。

淮安哥哥啊,那年我十二岁,你十六岁,隔壁家的姑娘出嫁,你在我耳边悄声的说道将来一定要来娶我,让我做你的妻。

如今也已经过了十八年了,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认出我的模样。

你的阿昭也老了。

现在我来找你了。

淮安哥哥,你要等我,下一世,我一定要做你的妻。

(完)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ngzio.com/199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