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鸾煞是什么意思,孤鸾煞男命的人怎么样?

孤鸾煞是什么意思,孤鸾煞男命的人怎么样?

天灰蒙蒙的,云层厚重地盘旋在高耸建筑物顶端,迟迟不肯消散,连续几天时断时续的阴雨,把一切都笼罩在黯淡的愁雾似的缥缈里,扑朔迷离中不辨东西,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忧郁。

沐雨仰着头,防止泪水再纵横交流。雨点儿又造访了,起初只是一点一滴,仿佛在小心的试探着路行者的底线?又仿佛在游戏人间。

沐雨仿若无感,脚步却变得零乱,迟疑。走到十字路口,霓虹灯还在按部就班地闪烁不停,零星几个路人或行色匆匆,或撑伞踯躅而行。

她神色恍惚,两眼迷离。红灯亮起,她径自站住,雨点儿渐渐变得肆无忌惮,砸在柏油路上的声音,像极了她不堪一击的心脏被重复地撕裂,再次重复地缝合。

前方不远的地方就是公交站牌,沐雨被雨点儿敲打得有些清醒,她定定神,踉跄着走向那里。

公交站像亭子一样矗立着,顶层搭着玻璃状的罩子,雨水便顺着亭檐儿滴落,亭子里摆放着一排不锈钢管制成的候车长椅。沐雨坐在椅子上。

此时 ,她身上的衣服早已半湿,心里却波涛汹涌,甚至像被滚烫的开水煎熬着。

她用冰凉的双手托住两腮,费力保持着她想要的平静。昨夜的一幕又重现:不争气的泪水偏偏又充盈了眼眶。

“我们离婚吧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、说、我、们、离、婚、吧!”浩楠一字一顿地说。

沐雨愕然地看向浩楠,一时竟震惊地张大了嘴巴,她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这个与她相知相守了五年的男人。

浩楠的脸上挂满了疲惫,挣扎,甚或是颓废,蓦然间竟显出些许老态。

她第一次看到神情如此萎靡的他。错觉?错听?良久的沉默过后,她抬手捋一下滑落鬓角的头发,慢慢回过神来,继而,她目光咄咄地仿佛要看穿,看透到他心里。

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“我们不适合待在一起生活了!”

“不适合?为什么?你在开玩笑是吗?”沐雨极力挤出一丝微笑,下意识中带着不甘。

“你别问了,我已经决定了,就当是我对不起你吧!”浩楠带着懊恼,还有躁动不安。

沐雨的鼻子开始发酸,喉咙开始哽咽,浩楠的脸上好像闪过一丝慌乱,心疼,焦虑,更多的是无奈和冰冷。

沐雨幽怨地打量这个最亲密的“陌生人”。她看到了什么:无情,冷漠。

沐雨闭上眼睛,她听到眼泪流进心脏的吧嗒吧嗒的声音,绝望,愤怒,痛楚瞬间淹没了她。

夜色里,被白昼覆盖的死寂迅速复活。毫无预兆的恐惧裹挟着困惑步步紧逼,她已站在悬崖的边缘,悬崖勒马的人却不是她,泪水再次袭来,湮没漫长的,不可窥探的黑暗。

思绪万千,记忆缱绻,沐雨回味着过往的点点滴滴,她努力翻阅着每一个与浩楠有关的片段。

她和他的婚姻是相亲的产物,相亲都讲究门当户对,知己知彼。

虽然在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小遗憾,放眼现代社会,哪个女人不期待一次美丽的邂逅——浪漫的爱情——心心相印的长相厮守。

相亲仿佛总是省略这样美好而刻骨铭心的历程,想到这里,沐雨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一下,尽管如此,她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。

初见浩楠,一副黑色眼睛文质彬彬中带着儒雅的风度,高大魁梧的体型又透着秀气,交往后,浩楠的形象便永驻心间:他稳重,踏实,内敛,事业心很强,勤奋努力,也没有不良嗜好。

虽然偶有一些大男子主义,这好像也不影响沐雨择偶的标准。

婚后,浩楠对沐雨也是呵护有加。他包容,大度,有担当,对家庭负责,与沐雨的温柔,贤惠,体贴相得益彰。

沐雨曾经开玩笑地问:为何待我这么好?

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笑笑:因为懂你!

无论在同事或是同学当中,他们都是被艳羡的一对儿,更难得的是夫妻两人三观相合,有共同的兴趣,共同的爱好。

沐雨苦笑起来,她曾经引以为傲的天作之合的婚姻啊!她们相敬相爱,惺惺相惜这么多年……

沐雨握紧了拳,指甲陷进手心儿,直到有生疼的感觉,一切即将化为乌有,泪水再一次决堤。

仿佛一缕云烟,好似一场秋梦,还未停留,便消逝得了无踪影。

零零碎碎的片段不断重叠,交汇,沐雨觉得再追忆下去,五脏六腑都会被燃烧殆尽。

恍忽间,一条凸显的记忆链条像从湖中一跃而起的白鱼跳跃在岸上,正一张一合地呼吸着,沐雨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就这样毫不设防的被拨动的铮铮作响。

时间的钟摆转回到一个月前:周日清晨,沐雨和闺蜜晨曦相约要去拜见一位久负盛名的周易大师。(晨曦是沐雨最要好的闺蜜)

这可是晨曦费了不少周折才约到的。大师定的规矩:占卜需预约,每天只占卜两人。

据晨曦说,找他占卜的人趋之若鹜。因为天生的喜好,沐雨接触过一些关于周易八卦类的算命占卜的书籍,五行的相生相克,十天干,十二地支,四柱八字,甚至六十四卦的图表她也略知一些皮毛,不过也仅仅是皮毛而已。

她深信《易经》是中国文化的瑰宝,是大道之源,群经之首。

《了凡四训》她倒是通读过,感触也颇深, 全书的至理精髓: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福由我求,命由我造。

读来让沐雨心生敬畏,时时警醒。

自古以来,周易占卜算命,揭示命运兴衰,预知人生际遇,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奇特性,神秘性,让人情不自禁,跃跃欲试。尤其对女人的诱惑力,自不言而喻。

沐雨和晨曦开私家车来到位于城南郊区一处僻静幽深的四合院内,这里便是大师的住所兼周易工作室了。

大师端坐在书桌前,慈祥和蔼,花白的头发,眼睛虽显浑浊,却是神采奕奕,一副老式花镜似架非架在鼻梁上,身后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:《周易大全》《周易与预测学》《四柱预测学》等等。

“两位谁先看?”大师开口问。

沐雨推让晨曦先来,大师边询问晨曦和她丈夫的生辰八字,边开始了推演 。

沐雨往前探着观看,清楚地看到大师写在本子上的四柱八字,她和晨曦此时屏住呼吸,有兴奋,有好奇,又带着一抹紧张。

等待着,等待着命运那扇充满着惊喜之门缓缓打开。

“嗯,财,官,印俱全,有学历,有事业,有追求,你这个命格不错。”

大师脸上露出欣慰,亲切的表情,并不住点头,气氛也透着祥和、欢乐。

晨曦吁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般笑了,欣喜,激动的表情一览无余,沐雨暗笑了一下。

“大师,那我家先生的命格怎样?”晨曦有些迫不及待。“

别急,我正在看。”大师没抬眼,只是专注地盯着八字沉思,并不时地拿笔在纸上标注着什么。

片刻功夫,大师缓慢地抬头:“你丈夫应该是军人吧。人正直,本分,关键是很旺你呢!”

晨曦抑制不住兴奋的情绪,如沐春风连连点头:“对对,他是军人,太神奇了,这也能看出来!”晨曦掩饰不住对大师的崇拜。

大师又为晨曦推算了流年大运,并叮嘱晨曦一些注意事项,晨曦满脸虔诚一一记下。

轮到沐雨了,她先报了浩楠的生辰,接着才报了自己的。

大师飞快地测算着,约有一盏茶的光景,四柱八字便跃然纸上。

沐雨和晨曦又屏住了呼吸,安静地等待着,等待着另一扇奇妙的大门再次缓缓打开,沉默,长久的沉默,时间似已凝固,人也凝固了,不知过了多久?

“哎!”沐雨听到遥远的或隔世传来的叹息声。

“你们夫妻俩的命格可真是……”遗憾中带着惋惜,周易大师终于发声了。

“恕我直言,你们夫妻是互克互刑,感情不合,婚姻运太差,属于下等婚。”沐雨差点昏厥过去,脑袋也嗡嗡乱响。

什么婚姻太差?什么下等婚?是谁在胡言乱语?是昏头了吗?

“不会啊,我们挺好的!”沐雨极力辩解。

“是啊,他们可是有名的模范夫妻呢!”晨曦也极力附和。

怀疑,费解,错愕让沐雨开始坐立不安。身上也冷汗涔涔,晨曦的惊惧不亚于沐雨,她紧紧抓住沐雨有点儿冰冷颤抖的手 ,轻轻拍着,安慰着。

那大师恍若未见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:“凭我研究周易六十年,我的推断不会出错。”

大师如此快人快语,毫不避讳的风格实在让人始料不及。而且他那斩钉截铁的态度更使人无力反驳。

沐雨强迫自己镇静下来,重新梳理纷乱的思绪。“大师,关于周易知识,我也简单了解一些。对于您的观点,也想向您学习讨教。可以吗?”沐雨摆出一副谦逊的姿态。

大师探询地看向沐雨,目光中有欣慰,有赞赏。

“很好,那就恕我直言了。你和你丈夫坐下带七杀。”他顿了顿。

“知道七杀吗?十神中也称作偏官。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沐雨颔首道。

“七杀的威力和杀伤力是很大的。你们两个的组合可以说是针尖对麦芒,硬碰硬,难免两败俱伤,甚至……生离死别。”大师语重心长的一番讲解让沐雨重坠冰窟。

“难道没有破解之法?”沐雨抱着残存的希望,大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。

这时,沐雨骨子里的清高和倔强彻底被点燃了。她不想就此认命,她想起了《了凡四训》对大师说道:

“大师,想比您看过《了凡四训》?”

“看过,可以说也探究过。我知道你想说,命由我造,福由我求,对吧!”

沐雨坦然点头:“大师也是肯定,认同这种观点的吧!”

“我虽认同,但也持保留意见,自古人的命天注定,所谓天命不可违,人在一出生时,命造便已形成,不可更改,运虽说能改,那也是有大造化,大福报之人。试问世间又有几人?”大师言之凿凿,不容质疑。

“不过,你们的婚姻得看你们的造化。生活中,凡事多忍耐,多包容,也许吧……”大师没有再说下去。

沐雨天生不服输的性格使她坚信:命由我造,人定胜天!今天算命一事就只当是娱乐吧,这样想着,沐雨反而顿感轻松、惬意,一扫之前的紧张、压抑。

临别之际,大师突然喊住沐雨:“你,请稍等一下。”沐雨晨曦同时站住。

“我想单独嘱咐她几句话。”晨曦识趣地先行离开了房间,沐雨面带疑惑?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突然想起一件很巧合的事。”大师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“哦?什么巧合的事?”

“就在上周,有个年轻人找我算过他的八字。今天再看到你丈夫的八字,总觉得似曾相识。就在刚才,我翻看了之前的记录,竟然一模一样的八字啊!”

“哦,真有这么巧的事啊?”沐雨也觉得好奇,惊诧。

“他长什么样?”沐雨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“不记得了,我一般不记人的外貌。不过,我对八字的信息还是有特殊的职业敏感性的。记得看完八字后,我对他说他的婚姻非常不顺,如果继续维持,必会出现刑伤,而且他命带孤鸾煞,刑克妻子,当时,他也问过可有破解之法,我很坚决地说没有。”

沐雨的记忆被公交车尖锐的喇叭声拽回了现实,雨已经停了。

马路上,行人又开始熙熙攘攘。云层已变得稀薄,太阳的曙光忽隐忽现,天空渐渐明朗起来,眼看就要放晴了。

记忆的潮水不断袭来:昨晚,浩楠满脸的心疼,满脸的无奈,满脸的挣扎。

回想起一个月前,周易大师那里,相同的八字,相同的命理,相同的发问:可有破解之法?当时,只当是巧合,只当是娱乐,一笑置之后便抛却脑后。难道真的只是巧合?沐雨恍若找到了答案,又好像没有答案。

一个男人,悲戚,愁苦的面容,他深爱着他的女人,因为害怕伤害她,因为害怕失去她,所以宁愿心痛心碎,伤痕累累,也要护她周全,护她安危。

因为爱的深沉,所以选择离开。因为爱的刻骨,所以决绝残忍。

沐雨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幅凄美而又哀婉的画风。难道说,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还是……沐雨平静的心湖上又泛起涟漪,虽然答案已了然于胸,她还是想当面问个明白。

浩楠站在家中的阳台上,透过玻璃看着窗外,目光呆滞,怅然若失,一夜之间,物是人非,容颜已老。

他想起了一个多月前,被朋友拉着去拜访一位大名鼎鼎的周易大师,大师说他的八字命中带孤鸾煞,刑克妻子,不出半年,必有刑伤。

他问:可有破解之法?大师坚决说命理不可改。他本来是不相信这些算命,占卜术的,可据说那大师道行高深,占卜精准,卦相应验率很高。

如果换做其它别的事,他也许会置之不理,可是与沐雨有关的,他宁肯信其有。

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每天提心吊胆, 惶惶不可终日,可在沐雨面前他还要强颜欢笑,装作若无其事。

煎熬,折磨,恐慌,离那个预言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他必须痛下决心,做出抉择,于是他选择了昨晚。

可是当他看到失魂落魄的沐雨是那样的痛不欲生,他懊悔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,他恨,他恨命运, 更恨自己,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本想护她周全,却把她推向深渊。

不,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。他攥紧了拳头,他要对沐雨说个明白,他冲出了家门。

沐雨正好赶来,推开门的那一刻遇见了,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已知晓真相。

命运在此刻被锁在了屋里再也出不来,两人终于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ngzio.com/18361.html